波子汽水配阿眼

这里阿眼,新人写手!
圈子大概是刀男和aph,文风瞎bb式撒糖
婚刀长谷部,吹极东,以后也会向这两个方向写文
正在试图写连载?如果想互fo戳我呀

【中世纪paro】刀剑城邦

*“如果刀剑有来生”系列其二

*前文传送门 刀剑森林   刀剑森林番外

*bug百出的中世纪paro

*我也不知道这算段子还是算剧情()


你走下马车,和车夫道了谢并递过去一个银币。等到马蹄铁叩击地面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你才恍然发现这里并不是你的目的地。已经没有时间抱怨走错路的车夫了,你低头看看请贴上的时间,一咬牙提起礼服的裙摆,徒步向那宅邸走去。


1、

你感受到手臂上传来了重量,一低头发现是丝带拖在地上,浸透了泥浆。迫不得已的,你加快脚步走进了一旁的裁缝铺。

裁缝店是一对兄弟经营着,两人都是城里出了名的高个子。哥哥的品味和脾气都很好,他帮你选了一条好看实惠的丝带。在你询问去往舞会还要走多久时,他好声好气地告诉你,他原本在宫廷工作,来到现世——哦不,来到民间还没多久,所以并不熟悉这里。但他那同为御用裁缝的弟弟更加精于此道,也许知道的会更多一些。


2、

裁缝弟弟同样高高大大,性格却比哥哥开朗许多。他化着俗世的浓妆,逢人便要好得像兄弟一样。听说他邀请初次见面的人喝酒是常态。

得知了你要参加舞会,他高兴得打了数个酒嗝,并当机立断给你免了单——他说城里最大的酒庄主也要赴会,想托你帮他带个问候。似乎全天下只要和酒有关的人,都会是他的朋友。

“本来我也是有请帖的啦,可惜大哥不让我喝太多。真羡慕你啊,那个老爷子庄主会带来成箱的,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酒。”他絮絮地说着,喷出甜甜的酒气。


3、

你紧赶慢赶去往舞会,最终也没能赶上开场。本应在门口接待来宾的管家不知去了哪儿,,居然是乡绅家的小少爷亲自迎接。

小少爷礼貌的微微鞠躬,你被他的穿着吸引了。礼服自上而下无一处不是白色,面料轻盈仿佛鸟羽,一定价格不菲。很少有人会这么打扮,他穿却特别合适,衬得那一双金眸格外明亮。

几句寒暄之后,小少爷托起你的丝带夸赞。丝带像水一般在他掌心流过,滑至末端时小少爷一抖手腕,不知从何处翻出来一朵玫瑰递进你手中。趁你羞红了脸,为这个小把戏不知所措时,小少爷笑了,像鹤一般飘然而去。


4、

你无心跳舞,便四处参观起来。你看见火炉边放着一张躺椅,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正歪倒在里面熟睡着。小少爷端着一盘杯子蛋糕,小心翼翼地一个个摞到管家脸上,四周围了一圈好奇的宾客。正当摞至第六个时,管家突然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蛋糕塔轰然倒地。围观的人发出惋惜的嘘声渐渐散了,管家用左脚蹭蹭右脚继续睡去,仿佛他从来不曾醒过。


5、

一会儿,你被一旁的人群吸引,他们正在抱怨最近的小偷越发猖獗。有传闻那小偷是个金发蓝眼,身穿制服裙装的少年,只偷美丽的饰品和人心。所有的目击者都称自己只看到了一个背影,小偷就机敏地翻出窗口,仿佛彼得潘消失在夜空。不知是谁家的小伙子,无意间看到了小偷帽檐下那洋娃娃般精致的面容。从此他夜夜捧着珠宝匣在天台等待爱情,至今已三个月有余。这可把他的老母亲急坏了,直说儿子害上了相思病。


6、

你想起要为裁缝带话一事,便四下打听起酒庄主的事。那庄主性子随和,说话做事都慢悠悠的。虽说自称和行事风格都像个老头子,但他却是个容貌秀美的青年。庄主和小少爷是故交,他果不其然带了成箱的美酒来捧场,但其本人却从始至终捧着瓷杯慢慢呷茶。

你与庄主聊的不错,他说起话来老气横秋,十分有趣。你们都没有跳舞的意愿,庄主便提出带你逛逛城镇,顺便去拜访他的另一位老友。


7、

你们经过一所教会学校,身穿修道服的青年正抱着书本鱼贯而出。庄主告诉你,学堂的主讲师是一位绝顶风雅之人,隔壁教堂的唱诗集中,有一半的赞美诗都出自他的手笔。但有传闻说讲师十分严厉,要是有学生不守规矩被发现了,他会二话不说让学生把头伸过去,然后用戒尺攻击学生的后脖颈。

“哈哈哈,你别看他现在这个模样。在年轻的时候,可信誓旦旦地说相当吟游诗人哟!”庄主用袖子掩了嘴,小声笑道。


8、

这是一条色彩斑斓的小巷子,里面扎着亚麻布缝成的帐篷,显得杂乱而美丽。这里是旅行中的吉普赛人,建立的临时驻扎地。

他们说,这里有个吉普赛巫师,会帮人看命。

你走进他们说的帐篷,对端坐着的占卜师行了一礼并递上一枚铜币。占卜师低垂着眼睑,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眸。他表情舒缓动作柔和,像是要融化在这个灯光昏暗的小小空间里。

“诸事无常,诸法无我。”

你还没反应过来占卜师刚说了什么,他修长的手指已经覆在水晶球面上。水晶球中腾起紫灰色的雾,和占卜师一头漂亮的长发很像。过了一会儿,他依旧半眯着眼,自言自语道。

“……南无妙法莲华经。”

所以你真的不是佛.教派来的卧底吗!


9、

你钻出帐篷,看见一个吉普赛人表情冷漠地站在路中央,身边围了一圈小孩子。那人皮肤棕黑,露出的右臂上绣着龙纹,凭外貌来讲是吉普赛没错,可总觉得什么地方有微妙的违和。一个男孩吵闹着要摸摸他的花绣,在收获一个眼刀和“我才不想和你们混熟”之后,开开心心地吊在了他的手臂上。


10、

再走过一条街巷,就来到了东城的孤儿院。院长就是庄主的老友,他客气地你们坐下喝茶。两人正寒暄着,身边跑过一溜小孩子。他们怯生生地和你们打着招呼,一边亲昵地拉拉院长的衣角管他叫哥哥。

孩子们渐渐散了,院长和庄主聊起古老的话题,你感到有些无趣。一回头,发现墙后头有个孩子正偷偷看向这边,见被你发现了,他外头灿烂一笑。浅金色的长发落下几缕,消减了眉目间的英气。好在午后光线充足,孩子略显棱角的面孔看得很清楚,要是在夜晚遇见他,你怕是会错认成女孩子。

他照例跑到院长跟前打招呼,带着香甜的气息与你擦肩而过。你忽然觉得这个孩子有些面熟,总记得是在哪里见过。


11、

眼见着太阳就要落山,你们决定原路返回,好赶上乡绅家的晚宴。庄主告别了院长,你与他一同离开。行至半路,眼尖的庄主突然问你丝带去哪儿了。你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手臂上已经空空如也。

啊,说起来那孩子是……



end

————————————————————————————————


对中世纪一窍不通呢……如果有bug请一定告诉我。

是乱偷走了丝带哦!太郎亲手挑的美丽丝带被偷走了!!

私心最喜欢的人物是小偷乱。我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好!是飞舞在夜空的精灵,偷走了宝石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乱人心曲。跪下来喊夜战乱爸爸!


总之如果喜欢的话,请留下小心心和小手手w

评论也欢迎极了!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