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子汽水配阿眼

这里阿眼,新人写手!
圈子大概是刀男和aph,文风瞎bb式撒糖
婚刀长谷部,吹极东,以后也会向这两个方向写文
正在试图写连载?如果想互fo戳我呀

【压切婶】寝当番记录表(六)下

开头的bb:

hsb第一人称,日记式

幼年婶,因此高亮高亮,亲情向压切婶!

短篇,正文大概是周更

(只是没什么意义的爽文)

前文见主页

5月4日

“长谷部怎么闹别扭啊!又不是小孩子。”

“这不是闹别扭,是规矩。您是主我是臣,我会尽量摆正自己的姿态,也会慢慢开始教您一些基本的礼数。”

“礼数!你让我学礼数!礼数就是长谷部赶快恢复正常,就和从前一样!”

我开始有些后悔,或许是之前我太娇纵主上了。我曾自诩为监护人,却狠不下心教她各种为人为主之道,于是我自动退为下臣,双手奉上自己的忠诚。再后来,我渐渐有了野心,我贪图着被需要,被依赖,而今我早已辨不清我与主上之间微妙的关系到底为何。有时我也感觉自己正压抑着什么,那些东西抓挠着我的胸腔急欲迸发而出——我越发觉得,这三个月来我是昏头了。

见我一直不接话,主上瞪着眼睛想继续吵闹,但只张了张嘴就垂下头去。随后,我听到泪珠掉在地上的滴答声。主上终于是哭了。

我的头脑“轰”的一声炸响,甚至于冲动地欺身上前。不是说我见不得女孩子哭泣,而是在我的记忆里从没有哪一任所有者露出过悲伤脆弱的表情。从前服侍过的暴君和将领也好,如今年幼的审神者也好,我自认为死心塌地地守护着主公,特别是眼前这个孩子。

我见过主上欢呼雀跃的样子,见过她嘟嘴耍赖的样子,见过她活蹦乱跳地四处添乱,也见过她肆意的笑着当她的小魔王。我,以及这个本丸的所有成员都知道,我们的审神者是太阳,是本丸的光。只要她一天还笑着,我们的生活就会被神明庇佑,连世界末日都难以侵扰。可是现在她哭了,因为她最喜欢的东西被夺走,最幸福的生活被打破了。因为她的近侍说自己只是臣子,本已向她敞开的心房突然沉重的关上,把这三个月来的美梦隔绝在外。

我恍然明白了之前我能刻意压在心里的是什么,因为它们此时此刻正奔涌而出,充斥了我的视线与思想。

“主上,您……”

“长谷部,你说过你会爱我。”

“……”

“可是书里从来没这么写过。王子会对公主说‘爱’,国王和皇后会对公主说‘爱’。但是忠诚的骑士只会握着他的剑,那些大臣们也总是一本正经。从前我觉得,长谷部举起刀的时候像骑士,汇报工作的时候像大臣。可是后来我知道了,你会讲很多奇妙的故事,会耐心地给我吹头发,你的掌心和怀抱暖暖的,你也说了你爱我。我开始觉得你不应该只在故事里走个过场,可你既不想国王也不像王子,我只是觉得你很重要。那么长谷部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呢?”

主上抽抽搭搭的说了很久,我听着,帮她擦着眼泪。拆了封的布丁被搁在地上,冷凝水汇成一条河流顺着外壳淌下。

对于她,对于我来到本丸的这段日子,我到底是谁呢?

“主上,爱这个词太沉重了,而语言又太轻巧。有时候人们会选择把爱埋在心里,而不会说出。就像整个王国的子民都爱着公主,他们的话不是每一句都能让公主听到,而这并不代表爱不存在。

“您刚刚问我,我到底是谁?我想——我大概是城堡吧。忠诚严肃,默默无语。我会是您最坚不可摧的堡垒,永远的屏障。”

城堡不会说话,说不出他有多爱你。但城堡会为他的国度献上自己,他的每一砖每一瓦都是为了能拥抱你。城堡从不言语,他忠心耿耿地守护着公主和她的领土,无论那里是丰饶美丽,抑或只是荒蛮之地。

“那,长谷部不走了?”

主上这么问着,我觉得这话似曾相识。

“是,主上。我不走了。”

那么我愿意留在这里,既顺应故事,也顺应了自己。

“对不起,刚才锁住了你的门……我本来只想请你吃个布丁,可路上听歌仙说你准备搬回去了。我很害怕,可我不能动打刀部屋。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关上近侍房,好让你回不去。”

主上越说越伤心。我好说歹说地继续哄着,除了等她哭累别无他法。哭泣是孩子的特权,在大难当头时他们嚎啕大哭,然后疲惫的睡去。一觉醒来后一切痛苦都将离开,仿佛它们不曾存在。这是造物主告诉每个孩子的话,而他们对此深信不疑。

我也希望主上能现在哭出来,在她身边还有人守护的时候就耗尽一生的苦难。起码此时此地,孩子那渺小的悲伤我还能为她担起。至于以后她将走向更广阔的天地,总有一天要离开我的庇护,要离我远去。那些都太过遥远而不做考虑。

主上结结巴巴地倒完苦水,果真一头扎进我的手臂睡着了。我怕自己动作太大把她吵醒,只好将就着铺开自己的被子让主上睡进去。

熄灯前,我头一回认认真真地观察主上的睡颜。按照我低微的审美观,我也说不上来她到底好不好看。但有一种孩子醒着的时候是恶魔,睡着后却是天使。我已经哭笑不得地想象到,当她醒来发现自己双眼红肿时惨叫的样子了。

不过好在她现在安静地睡着了,和从前每一次大闹后一样。主上在梦中忘记了所有的开心与不开心,所有的辛劳或成果,自然也忘记了她心心念念的三个月纪念日。为了不让她苦恼一个晚上的事情毫无结果,我犹豫一下,选择吃掉了那个被遗忘的布丁。我记不清自己多久没吃甜食了,久到我几乎是被浓郁的奶香吓了一跳。光滑的布丁不需要咀嚼,水一般地顺着喉咙滑下,满口甜香让人忍不住吃第二勺第三勺。像一个孩子那样思考很容易,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主上要执着于一个布丁而每晚和烛台切斗智斗勇了。

可能是吃到了久违的甜品,也可能是主上的房间灵力过于充盈,我得到了一整晚无梦的安眠。这是我毕生睡过的最安稳的一觉。

以至第二天我才想起,吃完布丁后我忘记了刷牙。

 

 

近侍:压切长谷部

——————————————————————————————

布丁真的超级好吃!在我心目中布丁拥有连hsb都能感动的力量!!(什么)

三个月纪念篇是完结啦,其实按三次的时间轴才两个月,但是接下来会因为考试有一整个月停更,就在这里和大家请个长假(等我回来就是刚好三个月了嘛)

以及果然还是有些抱歉……在写文的时候我也有不断提高自己,也十分感谢阅读至此的你能包容我辣鸡文笔。希望一个月后等我被学校放出来,还能在这里见到泥萌!

总之如果喜欢的话,请留下你的小心心和小手手x

(如果是评论的话好感加十倍(buni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