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子汽水配阿眼

这里阿眼,新人写手!
圈子大概是刀男和aph,文风瞎bb式撒糖
婚刀长谷部,吹极东,以后也会向这两个方向写文
正在试图写连载?如果想互fo戳我呀

【清婶】心上人

*是给cp@catalpa 的贺文!呜呜呜从儿童节咕到现在,不被嫌弃真是太好了
*是意识流向,质量一般但含糖量可观
如此—————




在我登上屋顶的时候,就早已预料到了有谁会在那里。
“啊,主上。晚上好。”
主上挑眉看了看我,一扭一扭地蹭去一边给我让出位置。我拎起内番服宽大的裤脚,在她身边坐下。
这里是藏书楼的顶端,是整个本丸最高的地方,主上非常喜欢这里。她说坐在高高的屋顶上,一低头就能看见本丸的角角落落,会想起生活里每一个美好的细枝末节;天离我们那么近,好像你再努力一些,再伸长一些手臂就能触摸到它。
夜已经非常深了,主上困倦地眯起眼睛。微凉的风吹熄了本丸的灯火,撩动了稀疏的星,连月亮都显得温吞。天空更加低垂了。我见主上歪歪斜斜没什么说话的意思,便摸起一小块碎石,用力向天空抛去。
“嘿!”
“……小清光,不要乱丢东西啊。”
主上打了个哈欠,抬手揉上我的头顶。按照道理我应该乐于此事,如果不是她露出了抱在怀里的薙刀的话。
嘶。我打了个寒颤。
主上灵力充沛,我记得当年的入职测试她得到了一个漂亮的分数。正因此她获得了这座各方面设施都是顶级的本丸,也拥有了使用更具攻击性武器的权力——然而谁也没想到她会选择那把薙刀。据说也曾有过时政的工作人员试图阻止,当然他们奈何不了这个脾气倔强、数值又完美达标的小姑娘。
起码我在作为初始刀显现的那一刻,就怕极了那把巨大的刀。明明闪着寒光,却被主上的体温捂得温热。既然只是个矮个子小姑娘就不要选择太大的刀啊!仗着自己的实力而故意选择难以使用的武器,这不就……
……不就和那个人一样了嘛。
“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啊!哪有你这样一脸嫌弃看着主公武器的……我说小清光,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主上半眯着眼凑过来,我耳边传来了热量和灵力感应。对主上不清不楚的话置之不理,我用鼻子哼出一声,顺势倒在她的腿上。即便和主上的肢体接触早已是家常便饭,女孩子过于软和的身体还是让我心中一沉。我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好调整心跳的频率。
我小心翼翼的避开那把刀,不由自主地翕动鼻翼——是灵力的甜香和柔软剂的味道。两种味道的混合让我无比安心,几乎要就此睡去。天空像给整个本丸盖上了厚被,这样的天气一颗星星也见不到,所以那些闪着光的一定是付丧神的梦境。我和主上在这片宁静的仿佛停滞的时空中相互依偎,像两只不谙世事的小兽,彼此傍着温湿的呼吸。
“小清光,你说这里是哪儿呢?”
主上发出含混的梦呓,我张了张嘴想认真地回答这里是屋顶,但想了想觉得不应该和一个瞌睡虫太较真。于是我干脆偎进她的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同思考起来。
这里到底是哪儿呢?
微风骤停,所有的气息都消失了。闭上眼侧耳倾听也不见蝉鸣,倒是有低沉的鼾声不知从何处传来,混混沌沌的,让人心底也跟着微颤。一切都太自然,让人感觉自己融化成时间的一部分静静流淌,让人忘记了自己还有呼吸。仿佛世间便在此走向终焉,从前那些沸腾绚烂的往事不过是发生过,随后便消散在风里。万事万物都被删繁就简,原始而荒凉。一切都浑然天成,一切都那么有理有据,就好像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
……
还没有等来我的回答,主上已经睡熟了。夏夜的空气黏糊糊的,波澜不惊。这个年代太平和了,虽然也有战争却比不上江户。那时的武士们一呼一吸都牵动着人类未来的道路,所以他们屏息凝神,惶惶终日。而我现在的主上不一样,她的肩上没有担上重担,她没有什么非赌上性命不可的东西,虽然她明白一切。她不像我过去的主人,总司有太多要守护,要拯救的东西。所以我克制了自己的自私,说服自己他不属于任何人,它属于那个动乱的世界。世界从我手里要回了总司我毫无怨言,但起码现在我有资格说出,眼前的这个姑娘是真正属于这个本丸,或者说属于我的,没有谁有理由要走她。最好她永远没有机会举起手中刀,因为这是一个只要你不冲上战场,就没有什么会伤害你的时代。她只要不离开,自有人去代替她战斗。她只要存在着,就是全部的意义。
也许我对这一任主公是抱有感情和野心的吧,但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份心情应该被称作什么,我从来没承认过这是爱情。我当然有爱,我对爱再了解不过。然而这份情感远远超出了对于爱刀,对于同伴的喜爱。超出了我可以随意说出,随口索要的爱。
爱是空欢喜,是求而不得,是不断呼唤的名字,是伸出而又缩回的手。爱太苦了,但和主上待在一起的日子却又那么甜。这对生长在时代更替之际的我来说太奢侈,我头一回知道心真的能被填得圆鼓鼓的,容不下半点顾虑和悲伤。我为刀剑。知晓爱情已经不易,又怎么会了解这种微妙的东西?我只知道这和能信口而出的“请多多爱惜我哦!”不同,所以天知道那是什么,反正不是爱情。
“阿嚏。”
主上皱皱鼻子,小声打了个喷嚏。怀中薙刀随着手臂的脱力而滑落,我知道这个小姑娘至此算是卸下了最后的外壳。我希望我永远是陪伴她的那一个,从开始到结束。我想看着她周身坚硬的刺,渐渐耷落成柔软的毛。
熟睡中的人睫毛是不会颤动的,甚至一丝表情都不会有。看着主上褪去戾气的面孔,我的鼻子一阵酸痛。这感觉很怪异,心中有什么东西饱胀得快要溢出来。这是什么后遗症吧,身为刀剑还保存下的,刻在骨子里的直觉和捕猎的天性。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或者起码,我的心知道。
我俯身向前,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眼前人是心上人。
主上睁开了眼睛。一片雾气笼罩着黑色的眼眸,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眼前人是心上人。
我下意识后退,一脚没踏稳。主上大呼小叫着将我拖回来,简直吵醒了大半本丸。
眼前人是心上人。
把脸埋进围巾里不看不听,主上倔强地把我刨出来,强迫我和她对视。
眼前人是心上人。
受不住主上的连珠炮式发文,明明她自己也脸红到脖子根。我被烦的手足无措,一咬牙用最原始的方法堵上她的嘴。
眼前人是,心上人。

天知道这份感情是什么,天知道我们到底身处何处,又要向何处而去。反正我相信这一刻会被拉长至几十万年,足够我们慢慢消磨。所以未来太遥远,只有笨蛋才会去考虑。反正啊,眼前人是心上人。


————————————————————————
感谢阅读至此,希望大家b萌不要忘记投清光光
最后给cp表白///////mua炒鸡爱你❤️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