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子汽水配阿眼

这里阿眼,新人写手!
圈子大概是刀男和aph,文风瞎bb式撒糖
婚刀长谷部,吹极东,以后也会向这两个方向写文
正在试图写连载?如果想互fo戳我呀

【压切婶】寝当番记录表(五)

开头的bb:

hsb第一人称,日记式

幼年婶,因此高亮高亮,亲情向压切婶!

短篇,正文大概是周更

(只是没什么意义的爽文)

前文见主页

 

4月13日

昨天傍晚,久旱一个冬天的本丸下起了雨。一开始只是淅淅沥沥的雨点,之后雨势越来越猛,夹杂了风和闪电。到了后半夜,天空不时炸响一个闷雷。隆隆的声音滚过天际,几乎要击穿窗棂,足以吓醒任何一个年幼的孩子。在目睹了一期一振在弟弟们的簇拥下搬去短刀部屋后,主上高高兴兴地蹭进了我的房间,照例带上一本喜欢的书。

春雨来得急去的也急,一个故事还没讲完,窗外的雷声已经偃旗息鼓。阵雨渐渐平缓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催人入睡。主上也半眯着眼,开始无意识地散发灵力。

我大致浏览了之后的故事,果不其然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既然是最普通的结局,我便将书合上,用尽可能简单的语言来收尾。

“后来公主和王子相爱了,他们结了婚。这个国度从此和平美好,再也没有战争。”

然而主上对这个故事的了解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我刚要起身,主上立马清醒过来,忿忿地反驳道。

“不对不对,长谷部讲错了。”

“?那您说说,我哪里讲错了。”

“书上没说公主和王子相爱,他们只是结婚了而已。”

“要是两个人不相爱,怎么会结婚呢?一定是王子救下公主的时候,他们爱上了对方。”

“真的吗?在拯救了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有爱情吗?”

“这个的话……”

“说到底,为什么两个人会突然想相爱啦。”

“.…..”

面对小孩子的问题,我哑口无言。虽然我已经存在于世几百年,但真正听到“爱”这个字被郑重其事地说出,次数掰着手指都能数过来。因主上才拥有思绪的我,在处理感情方面要比她更懵懂,如何能回答这种微妙的问题?

我长叹一口气。终究是自己惹的麻烦。

“爱是人类最复杂的情感,没人能选择爱或不爱。人们总是在这份感情突然降临后,才恍然大悟爱到底为何。”

“那要怎么才能知道,自己爱上了别人?”

“这就是您的问题了,主上。每个人的爱不尽相同,其他人的爱情观只能作为您的参考。”

“这样啊……那长谷部,如果你爱一个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大概,会想给她最好的机会,会心甘情愿地跟在她身后收拾烂摊子。哪怕半夜被吵醒,被迫看了几大本儿童文学也不会生气。对了,我也会猜到她刚刚吃了布丁,然后勒令她去刷牙。”

“!你……你怎么知道我没刷牙!”

“和我为什么爱您理由一样。好了,撒娇没有用,小心药研知道了给您拔牙。”

连哄带骗地,我把主上带去洗漱。走廊外的雨已经停了一段时间,空气里泛起泥土的味道。被雷声吵得辗转反侧了半宿,此刻每个人都陷入酣睡,本丸前所未有的安静。刚刚半真心半胡诌的话像散尽在初春微凉的空气中,再不会被谁想起。主上拧开水龙头,水流灌进塑料杯,是夜里唯一的声响。

女孩子依靠着洗手台,披在身上的外套不断滑落。我出言提醒,她不屑的地朝我哼了一声,叼着牙刷原地跳了跳,将衣服带上肩膀。

正当她不满意地吐着牙膏泡泡,短道部屋传来了轻轻的响动。只见一期一振打着哈欠走出门,有些惊讶地回头看我。他应该是确认弟弟们睡下了才安心回房,我看见了他浓黑的下眼睑,不由得想起自己也是一脸疲惫。我和一期一振相视,露出困倦的苦笑:可算是找到了,为孩子操碎了心的同盟军。

“主殿,若是您再不好好休息,明天就要多吃一勺胡萝卜泥。”一期一振如是说。

正端着牙杯接水玩的主上一听,立马丢了杯子拔腿就跑。我和一期一振道了声晚安,留在原地收拾洗手台和一地水渍。

不愧是粟田口的长兄,我默默想着。比起我这个业余监护人,明显经验丰富多了。

 

 

 

近侍:压切长谷部

 

——————————————————————————————

感觉某记录表已经变成“长谷部每天给我讲一个故事”了

虽然很想写成连续性的剧情向,但精力不大够,只能是日常小段子

等以后开个新坑再说吧!

总之如果喜欢的话,请留下你的小心心和小手手x

(如果是评论的话好感加十倍(buni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