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子汽水配阿眼

这里阿眼,新人写手!
圈子大概是刀男和aph,文风瞎bb式撒糖
婚刀长谷部,吹极东,以后也会向这两个方向写文
正在试图写连载?如果想互fo戳我呀

【压切婶】寝当番记录表(四)

开头的bb:
hsb第一人称,日记式
幼年婶,因此高亮高亮,亲情向压切婶!
短篇,正文大概是周更
(只是没什么意义的爽文)
前文见主页

————————————————————

3月26日

主上异乎寻常得积极。

我推开门,看见房间正中央是一团被子,隐约看出有个人形。听见我开门的声音,十分好笑地抽动一下。

“哇!!”

主上从被子里冲出来,张牙舞爪地想吓到我。某一瞬间我几乎产生了”要不干脆倒在地上,装出被吓晕过去吧“这样的想法,一滴冷汗从脸上滑落。

“主上,还不到休息的时间。我去把文件做个收尾,您先自己玩一会儿。”

最终我放弃了和小孩子周旋。无视主上气鼓鼓的脸,我绕过团成一座小山的床褥径直走向工作桌。

“长谷部,过来!”

啊,棉被砌成的深山中,恶魔伸出她的小手,拦截了行人的去路。

“再过来一点嘛。”

“是......”

我像受了哄骗一般,郑重地跪坐在她身边。长谷部,今天也在不断地掉入小主上的圈套嘛。

主上吧被子呼地扬起,盖在我们的头顶上,围出一块小小的领地。冬被很厚,隔绝了光线,主上的双眼是惟一的光源。主上笑着半眯起眼睛,不安分地晃着脑袋,布料发出沙沙的声音。

孩童神采奕奕的双眼里,像是落入了数不尽的宝藏,又注满了仙露琼浆。这景象是如此真实,以至她没眨动一下眼睛,我都仿佛能听到宝石相互撞击的清脆声响。

难道所有人类的小孩,眼睛都会闪闪发光吗?还是说那光芒不过是审神者的灵力倒影?又或者,这一切都没有具体的所以然。主上的双眼只是想发光,于是就发光了,正如同她总能将生活看的如此简单,毫不刻意。

主上一直生活在我创造出的童话世界里,是这个本丸小小的国王。我深知此事,因此我最奢侈的愿望,就是让主上的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愿她永远是被宠爱的那一个,愿她的肩上永远不会落下重担,愿她的眼神永远清澈明亮,愿她永远能从我的怀抱里找到安全感。也愿这个存在于时间夹缝中的本丸,永远拥有这个单纯美好,让人操心,会在半夜偷偷溜进近侍房的主上。

——我的主,我的审神者大人,我的小姑娘。

“长谷部长谷部~我们躲在这里,谁都找不到啦!”

要是真的谁都找不到,连时间也能骗过去就好了。

“您又在胡闹了。被子里空气污浊,无异于主上身体。”

我被闷得有些喘不过气。至此我才猛然想起,我是因为主上才拥有了呼吸。

“这样啊......那我们读个故事好不好?去隔壁拿一本。”

主上,我想为您讲一切美好的故事,直到忘记世上还有悲伤的日子。

“真拿您没办法。我们快去快回吧?请给我留出写文件的时间。”

只要您愿意,我会倾其一生陪伴您。用成千上万个日夜,错过每一份重要文件。

“好哦——!长谷部,抱抱!”


主上,你要是永远也不要长大该多好。



近侍:压切长谷部



——————————————————————————————

感谢阅读至此。

hsb对于审神者的感情不是很清晰呢,大概是混杂了亲情,归属感和依赖的复杂情感。不仅限于养女儿的感觉啦。

总之如果喜欢的话,请你的留下小心心和小手手!

(如果是评论的话好感加十倍(buni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