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子汽水配阿眼

这里阿眼,新人写手!
圈子大概是刀男和aph,文风瞎bb式撒糖
婚刀长谷部,吹极东,以后也会向这两个方向写文
正在试图写连载?如果想互fo戳我呀

【压切婶】寝当番记录表(三)

开头的bb:
hsb第一人称,日记式
幼年婶,因此高亮高亮,亲情向压切婶!
短篇,正文大概是周更
(只是没什么意义的爽文)
前文见主页

————————————————————

 

3月17日

熄灯前半个小时,我在门口捡到了湿淋淋的主上。

“长谷部,帮我吹头发吧。”

主上的发质很好,纯黑的头发服帖柔顺,一直是本丸的重点保护对象。主上刚担任审神者不久,便在乱的指导下学会了打理头发。而在次郎太刀到来后,主上的头发就被更加精细地护理起来,甚至渐渐演变成了除了这两刃刀外禁止其余人(包括主上自己)打理的状况。至于这孩子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非得让我帮忙,又是如何逃脱乱和次郎的魔爪,我就不得而知了。

直到主上一蹦一跳地拖着枕头进门,我终于反应过来原因始终。一边思考着如何告诉主上来近侍房蹭觉睡不需要理由,我把一块干净的毛巾盖在她脑袋上——主上的发尾还滴着水呢。

我的几任拥有者都不好风雅或儿女之事,我的双手也自然握得动刀,握不住三千青丝。我高举吹风机,头一回明显地感受到两臂在颤抖。

“那个……长谷部啊,不用离那么远。”

主上半转过身,按下我高举过头的手。一阵热风扑在她脸上,碎发被吹到脑后,露出了女孩子光洁的脸庞和半眯起的双眼。

“十分抱歉。我担心距离近了您觉得不适。”

 

吹风机轰隆隆地响着,我小心翼翼的抖动手腕。主上的长发被风一阵阵鼓起,像极了晕染在水中的墨。这时主上抬头像是要说什么,声音却被盖了过去。我担心烫着了她,连忙关上吹风机。

“长谷部,我们明天吃什么啊!”

“这个……您恐怕得问烛台切。不过我听说早餐有煎鱼。”

 

过了没一会儿,我差不多掌握好力度不再颤抖了。隐约又听到主上的声音响起,我只好再次停下。

“长谷部,你上次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

“给我讲你的故事。”

“没想到您还记得。当然可以,睡前我就讲,不过现在请让我把头发吹干。”

 

头顶已经干透了,我抖散了头发,吹最后一点尾部。主上最终还是耐不住想说话,我叹着气第三次停下了吹风机。

“噗,长谷部你这个样子好傻~”

终于恍然大悟主上故意添乱的险恶用心,我摆出愤怒的表情伸手挠她痒。小姑娘尖叫着逃开了,甩着一头半干的黑发。我无奈地收起电吹风,重新拿出一块干毛巾垫在枕头上。

事实上,一直到主上自动解除警戒,钻进被子里敲碗等着听故事,我都没能想好该如何向一个孩子讲述我那滴着血与泪的往事。是的,答应讲故事的是我没错。可要知道我向来不擅长拒绝主上的要求。

“……后来那名武士回到了家乡,他的英雄经历被代代传颂。”

最终我还是以药研讲过的奇闻搪塞过去,许多记不清的地方还借用了各处听来的传说,总之是自认为完美并且绘声绘色地完成了睡前故事的任务。

 之后的事就十分常规。晚安吻,掖被子,回答周末的出游安排,重新掖被子,熄灯。

至此我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刚开始有些睡意。这时却听见主上努力压抑的笑声,整个人连带被子都在颤抖着。

“噗……长谷部被骗啦。告诉你个秘密哦,不管在什么时代,狐狸都是不会变成人的!哈哈哈你居然信了那么久!果然长谷部是太傻了哈哈哈哈哈哈!”

 

......怪我,是我给忘了。这孩子早已不是相信童话的年纪了。

 

 

 

近侍:压切长谷部

————————————————————

吹头发的梗有参考)

审神者今天依旧以为自己长大了

如果喜欢的话留下小心心和小手手呀x
(如果是评论好感度加十倍(buni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