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子汽水配阿眼

这里阿眼,新人写手!
圈子大概是刀男和aph,文风瞎bb式撒糖
婚刀长谷部,吹极东,以后也会向这两个方向写文
正在试图写连载?如果想互fo戳我呀

【压切婶】寝当番记录表(二)

开头的bb:
hsb第一人称,日记式
幼年婶,因此高亮高亮,亲情向压切婶!
短篇,正文大概是周更
(只是没什么意义的爽文)
前文见主页

————————————————————

xx年2月21日

    这次主上出现的时候,怀里只抱着个枕头。

  “主上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即便是近侍我,也不能与您共用一张被褥。”

    我佯装严厉地堵在门口,随后被主上使用了会心一击——水汪汪的黑色大眼睛。

  “......谨遵主命。”


    不管女孩子的身体有多娇小,两人同盖一张被子肯定是要漏风的,于是我点燃了火炉。

  “长谷部为什么要点火炉呢?”

  “如果您不愿意,我这就去熄灭。”

    明知主上不是这个意思,我还是出于习惯这么回答着,一边把她捞过来盖好被子。

 “我可没这么说。这个房间为什么不安电炉?“

  “我平时不会在近侍房休息,需要供暖的日子就更少。等主上习惯一个人住后,我会搬回原来的房间。”

  “!长谷部会走吗?”

    主上一下子跃起,双手捧着我的脸贴近。孩子的手掌握不好力度,我的脸被捏的变形,还有隐隐的痛感。

  “那我不住在审神者部屋了!我搬去打刀那儿,和长谷部一起住。”

  “可是主上,您刚从石切丸屋里搬出来。这样还不如回去......”

  “那也不行!就是想和长谷部一起睡嘛......”

    主上越凑越近,突然间真的委屈起来。我叹了口气,咽下去一堆“成长的意义”之类的大道理。

    我必须时刻记得,主上来到这世间不过短短几年,很多爱与不爱,抛弃与背叛,思念与等待她还毫无概念。是出于保护,也是出于私心,既然那些苦痛必将来到,我又何必提前让她经受呢?主上不像我们,她在细腻的照料中长大,一直都是别人关照她,忠于她,而我只能祈祷她此生永无多数刀剑都曾经历过的众叛亲离、孤立无援之感。

    主上现在还太单纯,她只是睁开眼看到有熟悉的人就安心,半个本丸的距离对她来说就是天涯。很多事即便我不说,以后自有人去告诉她。与那些未至的苦难相比,我此时的一些无原则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不过是想让我的小姑娘睡个好觉罢了。

  “若是主执意如此,那我便住下了。明天我会将个人物品搬来,以后就定居在近侍房。”

  “那电炉....?”

  “冬日将尽,来年一定添置。”

    我把主上的双手从脸上剥下来放进棉被。得到满意答案的孩子安静了下来,贴紧了我的胸口。熄灭了蜡烛,我顺顺她的头发,向她道了晚安。

  “祝您好梦,主上。”

  “长谷部也是。”

第二天,我与主上双双感冒了


近侍:压切长谷部

————————————————————

嗯今天的长谷部依旧在溺爱小孩子呢(。)

长谷部的脑内长篇大论可以按喜好加入玻璃渣食用√

如果喜欢的话留下小心心和小手手呀x
(如果是评论好感度加十倍(buni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