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子汽水配阿眼

这里阿眼,新人写手!
圈子大概是刀男和aph,文风瞎bb式撒糖
婚刀长谷部,吹极东,以后也会向这两个方向写文
正在试图写连载?如果想互fo戳我呀

【压切婶】寝当番记录册

开头的bb:
hsb第一人称,日记式
幼年婶,因此高亮高亮,亲情向压切婶!
短篇,正文大概是周更
(只是没什么意义的爽文)
引子见主页


————————————————————

第一章
xx年2月13日
主上再次出现在门口。听说这次没做噩梦,仅仅是一个人害怕得睡不着就跑过来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快速帮主上铺好床。一整周的马当番让我浑身酸痛,安顿好主上的我马上进入浅眠。然而主上显然不会那么安生,一双小手隔了被子迷迷糊糊地拍着我,她说,让我讲个故事。
被催促睡觉的主上反而更加清醒,在冰手摸脖子的攻势下我也睡意全无。小姑娘的欢呼中,我缴械投降。
我的肚子里没有现成的故事,主上柜子里花花绿绿的书也让我手足无措。勉强挑了一本像是睡前故事的书,回房间后才发现是一本泛黄的绘本。
绘本很薄,且图画居多,但足以让一个闹腾了半宿的孩子眼皮打颤。主上因灵力充沛而体温偏高,抱在怀里像个热水袋。热量透过单薄的睡衣传来,我不禁将她搂得更紧,让温度抚慰酸痛的臂膀。
灵力的气味又开始飘散,主上睡熟了。我想了想直接让她睡在我的被子里,免得冰冷的床铺再惊醒她。我小心地挪进了另一张床褥,却听见她嘟嘟囔囔的,不知在和谁说话,又像是沉睡时的梦呓。
“长谷部…这个故事不好玩……”
嗯?您这样觉得?
“兔子是不说话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可是您要知道,从前刀子也是不说话的。
“下次听你的故事吧。五百年前的……”
七百年了哦。不过若是主上不嫌弃我唠叨陈年旧事,那么我很乐意。
我合上书,看着《猜猜我有多爱你》苦笑。原来叛逆期孩子都普遍不喜欢童话吗?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我学着绘本里的样子在主上额前落下一吻。这一晚算是过去了。

我的主上啊,你猜我有多爱你?
也许这个问题根本没有答案。我只是将爱铺在您面前的路上,看您踏着它们前行。我自觉无法挡下一切大悲大难,但请允许我在您摔倒时将您托起,让悲伤与痛苦都不再那么艰难。主上的未来有多长,我的爱,便有多长。


近侍:压切长谷部



————————————————————
果然引子都是骗人的……
这里新人写手,小学生文笔请多多包涵。
如果喜欢的话留下小心心和小手手呀x
(如果是评论好感度加十倍(buni

评论(1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