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子汽水配阿眼

这里阿眼,新人写手!
圈子大概是刀男/aph/永七/日史同人,产粮还是以刀男为主啦!文风(大概)瞎bb式撒糖
嫁刀是长谷部先生,然而暗地里其实是个信长迷妹,给夫君添了不少乱子(等
比起描写和刀子的日常更喜欢在在背景上做文章,所以在和部部dokidoki恋爱的过程中会穿插一些私设如山的脑洞
(重点)吐奶想扩信长厨,如果看到这里的你也喜欢历史上的第六天魔王请大力戳我!!我们来深·入·交·谈✨
以及雷点基本没有!唯二是在吃不下的是aph红色和银他妈冲神,不过不介意别人吃哦!即便触雷也不会生气的我脾气敲好✨
以及说了那么多……重点是谢谢能看我的文章,请你萌来找我玩qwq

【压切婶】寝当番记录册

开头的bb:
hsb第一人称,日记式
幼年婶,因此高亮高亮,亲情向压切婶!
短篇,不定期更
(只是没什么意义的爽文)

引子

xx年2月4日
    主上是半夜出现在门口的,抱着的被子和枕头几乎将她淹没。主上哭哭啼啼地说,她做噩梦了。
    主上一周前刚搬出石切丸的部屋,对此石切丸的解释是“八九岁是人类小孩的第二叛逆期”。身为实战刀的我对于小孩子微妙的心思可以说完全不理解,但天气尚寒,我得确保主上不会摸黑穿过大半个本丸溜回大太刀部屋,于是在我搬去近侍房的第二天,主上就找上门了。
    屋内没有生火,我就把主上的床褥铺在我边上。主上还年幼,对灵力的控制并不娴熟,沉睡的时候灵力会随着呼吸吐出。灵力充盈的房间让我昏昏沉沉,以致没能像石切丸叮嘱的那样,在凌晨醒来为主上掖被子,是我的失职。
    我想了想,以后的日子还长,为了避免此类情况再次出现,就将这个册子和烛台一起放在门后,以便时时记录。虽然隐隐感到寝当番的意义不止于此,但就目前看来还是做一些观察,方便以后对主上的照顾。

                                                                    近侍:压切长谷部

评论(10)

热度(41)